高油价时代来临:油气开采板块狂欢 炼化等下游承压

高油价时代来临:油气开采板块狂欢 炼化等下游承压
本报记者 李春莲

  原油价格在经历了多年低迷期后,开始进入高油价时代。

  国际油价近几日连创新高。截至3月3日18点左右,WTI期货主力现报113.21美元/桶,上涨2.36%;布伦特期货主力报价115.84美元/桶,上涨2.58%。

  而今年以来,油气行业高景气度不断提升,中国石油股价更是从4.92元/股上涨到3月3日的5.93元/股,股价上涨幅度已超过20%。

  3月3日开盘,准油股份再次涨停,已经连收6个涨停板;通源石油更是连续两天实现20cm涨停。

  3月2日晚间,准油股份发布股票交易异动公告称,公司业务收入绝大部分来源于国内的油田技术服务,公司及子公司均没有油气生产业务。近期国际油价的上涨对公司未来业绩的影响仍存在不确定性。

  随着高油价时代的来临,对整个产业链的影响也开始显现。

  高油价时代来临

  油气开采板块首先受益

  国际油价持续上涨创新高,油气板块相关公司股价大涨。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不断询问上市公司有没有“油”?油价上涨利好哪些公司?

  最近几天,相关上市公司也纷纷作出了回应。

  德石股份称,公司主营业务是为油气钻井提供井下动力钻具等工具及装置等,是油气采掘中必需的工具、设备,油价维持在历史高位,将对公司业务发展带来积极影响。

  此外,海南矿业在回复投资者时表示,公司持有洛克石油公司51%股权,并按此股比合并其营收和利润。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洛克公司油气业务营收规模约占公司总营收的25%。洛克公司原油产品价格贴合布伦特原油价格,近期布油价格受国际局势影响不断上涨,短期内会对该公司原油业务产生积极影响;洛克公司天然气业务目前主要在中国四川,价格由政府确定,相对比较稳定。

  海锅股份则表示,公司油气装备锻件业务与石油价格存在一定的相关性,若石油价格持续上涨或保持在较高位,油气公司可能会增加油气勘探开发资本性支出,进而影响油气设备的市场需求,给公司油气装备锻件业务带来增长。

  “高油价对上游油田板块来讲是利好,国内油田生产积极性会进一步提升。”金联创成品油高级分析师王延婷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准油股份表示,公司所处油服行业属于油气产业链上游,油价的变动对油服公司业绩的影响有一个传导过程,油气公司资本开支是关键影响因素,总体遵循“油价变化—油气公司业绩变化—油气公司资本支出变化—油服公司订单变化—油服公司业绩变化”的传导路径。

  原料成本攀升

  炼化等下游领域承压

  原油价格的不断上涨,导致炼化等下游领域的压力越来越大。

  瑞联新材在回复投资者时表示,大宗化工材料上涨对公司原材料成本是有压力的,但公司已采取多种手段积极应对。一方面会在相对低价的时候加大部分常用溶剂的采购量,增加短期储备,另一方面对受原材料价格影响较大的产品与客户采用一单一议的销售模式。

  不过,也有上市公司对此有应对措施。

  荣盛石化在互动平台称,公司目前产销两旺,一般来说,油价上涨会导致原材料成本攀升,但产品价格也会相应提升。公司采用“长约+现货”以及“期货套保对冲风险”的操作模式,通过维持合理库存应对油价波动的风险。

  百川股份也表示,公司会按照生产计划,合理预测原材料需求,在保障一定安全库存的基础上,按月组织原材料采购,在签订合同时,会根据合同数量核算原材料需求,尽量及时签署锁定原材料价格的采购合同,以合理控制价格波动风险。

  “油价上涨对炼油行业来说,炼化成本增加,快速增长的炼化成本会进一步向石化下游传导,可能会压缩整个炼化产业链的经济效益。”隆众资讯成品油行业分析师赵桂珍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以当前高价原油进行测算,主营炼厂加工阿曼原油平均利润为960元/吨,相较2月份利润均值1380元/吨,回落420元/吨,综合利润相应下降。

  赵桂珍举例称,从山东独立炼厂方面来看,如果以当前高价原油成本进行测算,利润空间不足,综合炼油利润在100元/吨左右,处于亏损边缘。但从实操成本来看,炼厂大多是加工2个月之前的原油,利润相对可观。

  除了炼化领域,加油站的零售利润也会逐步减少。

  中宇资讯分析师孙亚男也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随着原油价格涨至高位,批发端价格顺势上行,而零售价涨幅不及批发端涨势,导致批零利润逐步收窄,当前,汽柴油批零利润不足千元,均降至500元/吨至800元/吨左右,一定程度上挤压终端加油站的零售利润。(证券日报) 【编辑:蒋妍】